账号:
密码:
验证码: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Cookie:
新鲜菌耳

                                   一、冬虫夏草菌耳的成功产业化

北京天壤冬虫夏草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于1999年开始,投资从事冬虫夏草领域的开发研究。2005年,已经在实验室阶段完成了冬虫夏草菌耳生产的相关技术并以《冬虫夏草菌的一种仿生学培养方法》为题申请了国家发明专利,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07627发出授权公告,正式授予发明专利权,专利号为ZL200510104832.9

 

培养车间一角

本技术的核心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实现了冬虫夏草子囊孢子的单孢子分离技术;二是根据冬虫夏草寄生阶段以虫菌体形式存在的特性,变自然状态冬虫夏草中国被毛孢真菌无性型菌丝的顶端生长方式为单细胞的对数增长方式,极大增加生长点;三是根据冬虫夏草中国被毛孢无性型生长慢、低耗氧的特点,顺其自然用浅层静止的方法进行培养。

子囊孢子的单孢子分离既保证了菌种的纯正、可靠,又为冬虫夏草形成机制的深入研究奠定了物质基础;增加生长点,实质上就是在单位时间内尽快增加冬虫夏草无性型的产量;浅层静止的培养方法,在过去只是理论上存在,却没见过应用,现实中,产业化培养真菌的方法都是采用液体深层发酵,包括对冬虫夏草中国被毛孢无性型的培养也是如此[5]。但这不适合冬虫夏草菌中国被毛孢无性型生长慢、低耗氧的特点,极易引起菌体自溶,以致获得的产品产量低、品质不高,浅层静止方法非常适合冬虫夏草菌中国被毛孢无性型的特点,获得的产品产量高(干品产率3%以上)、品质好。

二、冬虫夏草菌耳是冬虫夏草家族原料产品的新成员

在本方法成功之前,冬虫夏草家族原料产品有两个成员,一个是天然冬虫夏草,另一个是由液体深层发酵方法人工培养出来的冬虫夏草中国被毛孢无性型菌丝体。天然冬虫夏草包括子实体和虫体两部分,子实体为中国被毛孢真菌的有性型产孢结构,虫体部分只是虫子的外形,内部其实是冬虫夏草无性型菌丝体反复扭结、融合、堆积形成。因此,天然冬虫夏草本质上为中国被毛孢真菌,虫体只不过是提供营养的载体。

采用本技术浅层静止培养获得的冬虫夏草中国被毛孢无性型产品,显微镜检查,菌丝反复扭结、融合、堆积,形成的致密结构,外观为扁平、厚实的胶冻状物,因收集干燥后外观为木耳状,故特命名为冬虫夏草菌耳

冬虫夏草菌耳与前两位成员遗传特性完全一致,同为中国被毛孢,无疑属于冬虫夏草家族。冬虫夏草菌耳虽与天然冬虫夏草虫体部分一样,但营养来源为人工复配,不含虫尸部分,也没有有性型子实体部分,明显有别于天然冬虫夏草。冬虫夏草菌耳结构也完全不同于传统液体深层发酵的菌丝体,因为深层发酵属于动态培养,菌丝在运动中生长而形成菌球,菌丝只是松散的聚集、缠绕在一起,显微镜下结构酥松,没有菌丝的大量扭结融合和聚集。

三、冬虫夏草菌耳与同家族原料产品的比较

为了进一步深入了解冬虫夏草菌耳,特对冬虫夏草家族的天然冬虫夏草、冬虫夏草菌耳、冬虫夏草菌丝体进行全方位比较并以表格形式展示如下: 

天然冬虫夏草、冬虫夏草菌耳及冬虫夏草菌丝比较表

 

 

天然冬虫夏草

冬虫夏草菌耳

冬虫夏草菌丝

1

遗传特性

中国被毛孢

中国被毛孢

中国被毛孢

2

生长环境

天然

人工

人工

3

营养载体

蝙蝠蛾幼虫

复配液体

复配液体

4

生长方式

土内静止

浅层静止

深层运动

5

生长周期

半年以上

半年以上

50天左右

6

产品形态

虫状菌+子实体

耳状菌

菌球

7

单位产率

较高

8

成分流失

9

自溶现象

10

重金属

**超标

可控

可控

11

尸毒成分

这里需说明的是,虽然冬虫夏草良好的保健作用及药用价值被临床实践及现代科技所证实,但鉴于目前的科研进展情况,尚不能定位冬虫夏草的巨大应用价值所对应的具体生物学成分,有的学者还提出了冬虫夏草是一个天然大复方的概念。因此,目前本文无法根据冬虫夏草家族原料产品各种成分含量的高低进行比较,以直接区分品质的优劣。

四、冬虫夏草菌耳作为天然冬虫夏草替代品的可行性论证

按常理来说,人工培养出与天然冬虫夏草一样的产品,才最有资格作为天然冬虫夏草的替代品。但由于技术水品的限制,连冬虫夏草形成的机制都没有搞清楚,无法进行全人工培育,现在仅实验层次有少量的半人工培育产品[5]。特别是冬虫夏草中国被毛孢寄主蝙蝠蛾幼虫独住的特性且死亡率极高,即使技术上完全成功,也无法从量上在很久的将来满足市场需要。

从上述冬虫夏草家族原料产品的比较可以看出,冬虫夏草菌耳产品比冬虫夏草菌丝体产品具有明显的优点:一是培养周期长。真菌产品不仅在于数量,更关键在于质量,而合适的菌龄是活性成分能够有效产生的前提保障。二是冬虫夏草菌耳结构比菌丝体更有利于次生代谢产物活性成分的累积和贮存。三是产率高,这标志着产生活性成分的物质基数大。四是活性成分随培养基流失少,而深层发酵冬虫夏草菌丝体,分泌到液体培养基中的活性成分难以利用。五是浅层静止培养没有菌体自溶现象,而深层发酵的动态培养一方面容易引起菌丝体断裂,另一方面不适应低耗氧的特点,氧过多、过少均不利于菌体生长,易导致自溶,降低产品品质。

通过上述比较还可看出,冬虫夏草菌耳除营养载体不同外,与天然冬虫夏草虫体部分非常接近。具体有:一是模拟天然冬虫夏草的特点进行培养;二是生长周期与天然冬虫夏草一致;三是无性型形态一致;四是产率高;五是菌耳培养过程中活性成分流失少;六是均没有菌体自溶问题。

通过上述论述不难看出,理论上,只有冬虫夏草菌耳才可能是天然冬虫夏草的最可能替代品。

五、对冬虫夏草菌耳的展望

冬虫夏草菌耳的成功研制,一方面提高了冬虫夏草无性型产品的产量,干品产率达3%以上;另一方面极大提高了冬虫夏草无性型产品的质量,将冬虫夏草无性型产品从原来的菌丝体水平提高到新水平。

产量和质量得到提高的意义不仅意味着降低了单位成本,更重要的是提供了廉价、丰富的原料来源,为破解冬虫夏草的生物学功能并对其活性成分的深度开发和利用奠定了物质基础,冬虫夏草菌耳项目具有引领冬虫夏草行业未来发展的巨大潜能,冬虫夏草家族原料产品的消费将迎来冬虫夏草菌耳时代!

特别是冬虫夏草菌耳有望将来完全替代天然冬虫夏草并最终淘汰天然冬虫夏草,将对保护青藏高原的生态环境、保护冬虫夏草物种及满足人们的健康需要有非常重大的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

 

版权所有 © 天壤冬虫夏草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245232375-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589
设计制作:凯风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