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验证码: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Cookie:
他用一生去寻找 ——田向荣的冬虫夏草菌耳诞生记

 

     ◎凌宁

编者按:

冬虫夏草产自青藏高原,为我国传统的名贵药材,药用历史悠久,享誉海内外。但冬虫夏草仅在高寒条件下繁衍,对生长环境要求极为苛刻,随着全球工业化的推进和自然气候的变迁,气温升高,加上干旱化等因素,促使雪线上抬,造成冬虫夏草生存区域正在逐渐缩小。近年来,由于经济利益的驱使,冬虫夏草遭到过度采挖,生态环境的破坏严重,这种珍贵药材的分布范围和发生数量已经出现明显的萎缩趋势。长此下去,冬虫夏草这一对人类具有重要药用价值的物种资源势必将更加贫乏,甚至可能面临灭绝的危险。 

保护和合理利用冬虫夏草资源,寻求通过人为干预促进其生存繁衍的新途径,以满足不断增长的保健与药用的需求,已经成为迫在眉睫的任务。中国农业大学田向荣博士,以一个科学家的良知和坚守,经过多年潜心研究,发明了冬虫夏草菌的一种仿生学培养方法,这一重大成果的产业化,不仅能生产出让老百姓都吃得起冬虫夏草,更有利于保护天然冬虫夏草物种延续,有利于保护青藏高原生态环境,也必将成为我国的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典范。、

他家境贫寒,出生在江西的大山里,每隔几天就要背着重重的柴火去上

学,为的是换取姐弟三人的学费。

他绝地反击,本科一举考入省重点学府,此后考取了中国农业大学硕士、博士研究生并留校工作,几十里的乡亲们放炮庆祝。

他卧薪尝胆,曾经,3年,独自一人在海拔4000多米的四川雪域高原培殖冬虫夏草;曾经,又是3年,还是只身一人,在青海、甘肃海拔3000多米的雪山上,与冬虫夏草为伴,与艰辛和孤寂为邻。

苦心人,天不负。如今,17年过去了,他的儿子也刚好17岁。

他拥有了业内领先的冬虫夏草的菌种分离、培养和鉴定技术,以及适合规模化培养冬虫夏草菌的培养装置等多项国家发明专利,完成了冬虫夏草无性型菌耳产品的产业化,开创了冬虫夏草人工开发的新纪元。

他就是田向荣。让老百姓也能吃得起素有软黄金之誉的冬虫夏草,强身健体,是他十几年来执着而无悔的追求。

 

崛起·坚守

田向荣是心中有大爱的人。

十几年前,正是宠物医院风生水起的时候,利润也相当可观。田向荣学的是兽医专业,朋友几次拉他参与宠物医院的创办,他都一一婉拒了。给动物看病挣钱既快又容易,但我更愿意看到人健康!为此,我愿尽一己之力。

 “最初,我的岳父常年哮喘,动辄就气喘吁吁,一年比一年厉害,常用药物显得无能为力,苦不堪言。我很心疼,就想方设法为他寻找既安全又具有显效的药物。田向荣说,那时互联网还不像现在这么普及,他为此做了很多调研,翻阅了大量医学文献,也拜访了不少医学界的重量级人物,最终令他欣喜若狂的竟是冬虫夏草!

 “我托朋友从青海买来了上好的冬虫夏草,岳父吃了一段时间后病情果然有好转,全家都很高兴!但是,他嫌冬虫夏草的价格太高,几百块钱1,也就四五根,根本就不是老百姓吃得起的东西,说什么也不吃了!望着岳父既渴望又坚定的眼神,田向荣心底里涌起了一个大胆的念头——自己培育冬虫夏草!这个念头令他兴奋得几乎整宿睡不着。

 “要让和岳父一样的病人吃得起冬虫夏草,早日恢复健康,造福社会!”——有了这样的信念,田向荣义无反顾地取出了家里的钱,开始了冬虫夏草的人工培育研究。然而也就在此时,他的儿子呱呱落地了。

当下的就是最好的安排。冬虫夏草,成了田向荣的另一个孩子

 “养育这个孩子比养我儿子不知要艰辛多少倍!我的头发就是在青藏高原那几年白的,可能是因为海拔太高吧,饭总是做不熟就凑合着吃,水也总是烧不开就对付着喝,而且周围人烟稀少,离我最近的一户人家也要走上20分钟。他平静地回忆着往昔,仿佛说的并不是他自己。

在中国,很多地方都产冬虫夏草,但经过长时间的分析研究,田向荣认为,唯有青藏高原才生长真正的冬虫夏草。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到青藏高原去,成了他没有选择的选择。

号称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平均海拔4000多米,既寒冷又缺氧,这对从小生活在南方的田向荣来说,几乎是致命的。每一天,气喘、头晕、无力、艰苦、孤独...... 但他,愣是在这高寒缺氧的青藏高原,一个人建起了冬虫夏草野外试验基地,而且一呆就是6年!

世间种种的繁华,并不能使一个人得到真正的快乐,因为这只能是瞬间、是片刻,曲终、人散,无法享受永恒。而只有当我们拥有了内心真正的宁静,即便遇到困境,也会有一种力量使你一跃而过。

田向荣拥有这种力量。

凭借着这种力量,他一有空就去野外调查研究,获取了较为完整的冬虫夏草生活史,成功进行了自然模拟实验;凭借着这种力量,他把野生冬虫夏草的生活习性和生长环境研究了个透,成功进行了菌种分离实验;凭借着这种力量,经过无数次尝试,终于在他手中诞生了通过野生冬虫夏草的子囊孢子分离冬虫夏草单孢子菌种这一世界最新方法,并由此首次发现了子囊孢子能形成穿透钉结构,为揭示冬虫夏草形成机制奠定了形态学基础。

 “为了验证新分离方法的有效性,我对西藏、青海、云南、四川、甘肃等地处青藏高原的高海拔地区的野生冬虫夏草进行了菌种分离实验。实验证明,从不同菌株上分离出来的都是真正的冬虫夏草菌种,而不是其他杂菌的菌种,后经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鉴定为中国被毛孢面对这经历了百般磨难取得的、迄今为止尚难以超越的冬虫夏草菌种分离实验成果,田向荣却轻描淡写。

依然是那样平静,依然是那样波澜不惊。他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总是那份他特有的志存高远的淡定。

 “我不过是比别人多吃了一些苦头,多耐住了一些寂寞,多坚持了一会儿而已。田向荣说,一想到将来会有更多的人因他的科研成果而受益,因他的坚守而重新拥有健康的身体,他就没有什么豁不出去的,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人生价值吧!

如果为个人利益着想,只会生出几分心机。而当一个人为大众利益着想并甘愿付出时,便会心生智慧,世界也会为他让路。

 

收获·使命

 “好久没见,你这老家伙腰板变直了,气色可好了不少哇!快说,偷吃的什么仙丹久未谋面的老邻居与田向荣的岳父开起了玩笑。

 “是我女婿培育的冬虫夏草,我一直在吃,再不像以前动不动就喘个没完,它几乎是救了我的命!

9年前,手捧着在雪域高原上的科研成果,田向荣试探着问他的岳父:爸,我自己培育的冬虫夏草产品,您敢吃吗?

老人一惊,顿时睁大了眼睛。

 “已经经过 DNA 鉴定了。田向荣怕岳父不放心,赶紧补充道。

      “敢!就凭你在雪山上熬出的这些白头发,就凭你这一片孝心,我信你!我吃!老人斩钉截铁的几句话,感动得他差点儿掉眼泪。

一年多以后,岳父感觉自己干点力气活儿不像以前那样不争气地喘了,脸上和手上的老年斑不见了,腰板和腿脚有了力气,人也有了精神头儿,不再动辄就在床上犯懒了.....于是,老人决定去医院复查两年前的肺功能指标。

果然,一切都在意料中,几乎所有的指标都在往好变化。

眼看着岳父这个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越活越年轻,田向荣更加自信起来。他开始不计成本地把产品送给体弱多病的老人,丧失免疫力的癌症患者,终日心力交瘁的白领朋友...... 没多久,包装简陋的产品深受欢迎,已供不应求。

于是,在青藏高原等地获取了翔实的第一手资料之后,田向荣便将科研的主战场转移到了学术资源极为丰富的北京,独立投资建立了3000多平方米的冬虫夏草科学实验室和培育基地。

 这一次,他倾其所有。

 “成功地分离出冬虫夏草菌种,意味着人工开发有了实质性的进展,但若进行产业化生产,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田向荣介绍说,冬虫夏草菌具有嗜低温、低耗氧量、生长极慢和自溶等显著特点,要开发出具有经济价值、能替代天然冬虫夏草的菌体产品并分离出菌种,同样不容易。

一个个不眠之夜,一个个失败,一个个再来,却从未放弃。终于,冬虫夏草菌的一种仿生学培养方法在田向荣手中诞生!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发明专利证书接踵而至。这种方法既克服了传统的培养方法的缺陷,避免了冬虫夏草菌被人工驯化而改变遗传特性,还保证了冬虫夏草菌的品质,提高了产量,最关键的一点是,它史无前例地降低了生产成本!这些棕色的片状冬虫夏草菌耳,干品获取率在3%以上,主要活性成分——冬虫夏草多糖的含量达到10%以上,这些指标是对照组传统深层液体发酵生产方法无法企及的。

这里,不得不提到一个名词——冬虫夏草多糖。田向荣说,它是从冬虫夏草菌胞内和胞外提取出来的分泌物,是冬虫夏草的主要活性成分。相较于天然冬虫夏草而言,多糖更易为人体吸收。而产业化提取冬虫夏草多糖,可谓是田向荣在冬虫夏草人工开发领域的一大创举!

能付出人所不能付出的,就能得到人所不能得到的;能忍受人所不能忍受的,就能成就人所不能成就的。

今天,不仅拥有了冬虫夏草菌种分离、培养、鉴定等全套完全自主知识产权;还拥有了集冬虫夏草科研所、冬虫夏草中国被毛孢菌耳生产线和专用生物培养设备生产线以及青藏高原野外试验站于一体的科研、开发、生产基地;更拥有了由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博士、硕士等多名人才组成的核心研发管理团队的田向荣,平静而快乐。

而这其中,包含着田向荣多少鲜为人知的磨难与坚守,谁也说不清楚。他自会信步生活,自会找一把钥匙解开心锁,自会借一方晴空拥抱阳光。是的,实在挺不住时,他也会找个僻静的地方仰天长叹,然后,继续坚强。

因为,他从没想到过要放弃。他想到的,只是对苍生真正尽到责任、尽到义务,这是一种修行,也是功德。

 

财富·人生

坐落在北京的冬虫夏草实验基地,与其说是田向荣的科研乐土,不如说是他的精神家园。他醉心于此。这里,通往他最初的梦想与追求——实现冬虫夏草菌耳和冬虫夏草多糖的大规模工业化生产,让老百姓都吃得起冬虫夏草,拥有健康体魄。

想来一个人人生真正的美好,不是因为它已经美好,而是因为他的内心一直保存着一份美好,并且坚信和向往。

17年来,他不但拥有多项国家专利,还赢得了微生物界泰斗、中科院院士李季伦先生的高度肯定——“该项目的实施有利于保护天然冬虫夏草物种延续,有利于保护青藏高原生态环境,有利于满足人们对冬虫夏草产品的需求

17年来,他投入了家里几乎所有的积蓄,却并没有急于索要回报,自信而执着;

17年来,他用自己的产品无偿地帮助了周围太多太多的人,这些人有的因此而缓解病痛,有的因此而恢复健康,有的甚至因此而延长了生命;

17年来,他把人生最美好的韶华毫不吝惜地给了他的另一个孩子”——冬虫夏草,而他的儿子在不经意间也已长成了一米八的帅小伙子……

在田向荣看来,事业成功的标准并非是拥有财富的多寡,而是帮助了多少人、助益了多少人、成就了多少人;人生最大的财富不是赚钱,而是赚取生命的价值和喜悦,让生命回归本然。

 

 ——摘自《绿叶》201503

 

版权所有 © 天壤冬虫夏草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245232375-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589
设计制作:凯风工作室